年度大戏《红与黑》上演 这一次,孟京辉离现实近了
发布日期:2021-12-08   访问量:1275




记者 厉玮 文 丁以婕 摄

作为近二十年来中国“先锋戏剧”的旗帜,孟京辉的作品一出世总会收到戏剧界的广泛关注。12月3日-5日,由孟京辉导演,梅婷、张弌铖、罗欢领衔主演的年度大戏《红与黑》在杭州剧院上演。

“今天的年轻人没时间读书,我就替他们读,然后在舞台上展示出来告诉大家有多美。”带着对法国作家司汤达经典巨著的敬畏和热爱,孟京辉再度与德国著名戏剧家塞巴斯蒂安·凯撒合作,把这部《红与黑》搬上了戏剧舞台。在红黑相错、光影变幻的超现实空间里,一部跨世纪的浪漫史诗与当下同频共振。

“孟氏美学”如何重塑经典巨著?

这一次,孟京辉在精神上高度尊重原著,又没在叙事上亦步亦趋。“在《红与黑》中,我更忠于它最重要的能量、价值、精神状态,并找到让现代人也感兴趣的部分。”孟京辉说,从剧本到舞台,《红与黑》有无数条路可以选择。“我们从中选择了一条不断和作者对话、和自我对话的路径。”

司汤达作为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文豪,《红与黑》讲述的又是法国大革命背景下波旁王朝复辟期间的故事。这样的跨时空文化巨著呈现在戏剧舞台上,如何让当下的中国观众产生共鸣与思考呢?

“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爆炸、物欲横流的时代。在《红与黑》中,我们主要在谈论内心世界与灵魂成长,以及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和每个人自身的关联。”可以看到,《红与黑》中的孟京辉离当下更近了,甚至与观众建立起了一种共情的关系。

“我在遵循原著的基础上做了一些取舍,把刻画的重点放在了于连、德·瑞纳夫人、玛蒂尔德三个人的情感戏上。其中有一场戏,于连和德·瑞纳夫人在两个空间里进行贝克特式的独白,这种方式就很容易带起观众的情感共振。”孟京辉表示,自己希望与眼前的世界建立更密切、更直观的联系。

但与此同时,我们熟悉的孟氏美学还在——似曾相识的嘶喊、撕扯、掀桌子、戏谑、游戏、独白以及戏中戏的运用。更不用说舞台上巨大如迷宫一样的金属构架,既是剧中人攀爬的阶梯和舞台,也是熟悉的孟京辉舞台语言。

在这部长达3小时8分钟的作品里,充满了风暴的能量和强烈的情感。孟京辉说,《红与黑》真正的精神内核,都藏在演员肢体的表达和现场的演绎中,还需要观众亲自去寻找。

每个人都在舞台上与自己对话

20多年前,梅婷就和孟京辉有过合作,她的直观感受是“孟导的舞台需要你收住再释放,需要你有大量能量释放出来,一定要有这股劲儿”。接演《红与黑》,她说:“至少把原著看了三遍。演员尊重自己的方式,就是把专业做好。”

舞台上梅婷饰演的德·瑞纳夫人,或身穿一袭白裙,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优雅和纯真;或换上一身红色长裙,眼神与言语皆投射出执着而笃定的爱意和勇敢。“塑造这个角色,就是一株植物不断生长的过程。在遇到于连以后,她打开了自己的生命,找到了此生的最爱。更重要的是,懂得了如何去爱自己,以及人生因什么而绽放。”梅婷说,当你被一个东西点燃的时候,其实是点燃了自己的生命。

在孟京辉眼里,男一号张弌铖则是一个舞台上的“全能型战士”,任何剧种、任何角色都能完美诠释。不过,饰演《红与黑》中的于连,对张弌铖而言还是一次巨大的考验,不仅有海量台词,还要在舞台上上下翻飞、登高爬低。不过,他依旧将于连内心纠葛,外表故作镇定的“冰”诠释得淋漓尽致。

“原著党看到我的形象,可能会瞬间出戏。小说里的于连,外表文弱、五官清秀,而我比他高大魁梧多了。”张弌铖希望观众能抛开对角色外形的既定印象,而关注于连这个人的成长。“对原著的解读,本来就是多维度的。与许多人对于连富有野心的认识不尽相同,我着重诠释的,是他自我成长的一个过程,其中有他的偏见、傲慢、卑微和荣耀。”

玛蒂尔德的扮演者罗欢,一直是孟氏戏剧舞台上的一束强光。舞台上的她,在愤怒与悲伤中收放自如,向于连和世界宣告着自己来势汹汹却又阴晴不定的爱。“玛蒂尔德是戏中最大的一个赢家,不是说在别人心中,可能在她自己心中,达到了一种自认为最崇高、最理想的状态”。在孟京辉看来,玛蒂尔德身上有一种可感觉、可触摸的“人间真实”。

李智浩、杨佐夫、吕京、郭炳琨、张功长、陈育新、刘爽、张亚茜,这些孟京辉戏剧工作室“空花组”的演员,也在命运的舞台上切换着不同身份,演绎着故事中的时代众生相。“一个多月的排练集中了主创们一个多月的能量,但站上舞台,他们将多少年的能量完全释放了出来,每个人身上都有掩不住的光芒。”孟京辉说。

来源:杭州日报

 
 

 

 
  按分类浏览